当前位置:主页 > 定制攻略 > 行业新闻
微商大军入侵,会把直播带货拖下水吗?
直播已经充斥了我们的生活。

随着李佳琦、薇娅的迅速崛起,直播带货风靡一时,成为企业引流促销的利器,逐渐受到大众关注。疫情之后,甚至连政府官员、企业老总等各色人员都借助直播来助推经济发展和产品宣传推广。

作为一种粉丝经济,直播带货中扮演着推销员、购物达人、广告代言等多重角色的主播也逐渐受到微商的关注,原本潜伏于朋友圈,每天不断更新刷屏的微商们,眼见着私域流量越来越难以挖掘,正想方设法向各个直播平台迁移,再图大业。


直播盛行,微商改道

2020年,在疫情的冲击下,微商这一创富传奇正面临大败退。

几年前凭借朋友圈私域流量,大批微商尝到了甜头,并迅速扩张。然而传统微商仅靠朋友圈裂变的变现模式过度消耗人脉,再加上产品质量和涉及“传销”丑闻等问题,大众对微商信任度持续跌落。

与此同时,面对一些直面供应链“低至9.9元”的价格冲击,微商越来越失去竞争力,新的流量如何获得也是一个越来越头疼的问题。

开始走下坡路的微商,原先的单渠道销售的成交方式已不再奏效,绝大部分业绩下滑也成了寻常事,于是小品牌倒闭、代理商跑路频繁上演,这个被过度包装的行业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绝望。

与此同时,据中信证券报告,2019年电商直播的行业规模已经超过3000亿元,2020年有望突破万亿规模。而艾媒咨询和招商证券报告预测也显示,2020年,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将达9610亿,接近万亿水平,在线直播用户数将达到5.24亿,增长率达到4.59%。

蓬勃的生命力让一些微商平台开始向直播领域发力。

一周前,微商教母张庭直播首秀。在TST官方公布的数据中,张庭此次的直播业绩突破了2.5亿(包含其自有品牌之外的产品)。其中,自有品牌TST的销售额就占了1.1亿。TST明星产品活酵母创下3分钟卖出10万组的记录,而销量最高的产品则是TST苹果肌面膜,共卖出85万单。

此前,二驴和“散打哥”一开始依靠代理推广产品,而2018年后,二驴和其妻平荣直接通过快手直播向粉丝售卖自家微商品牌JLV产品,还依靠一场有李宇春、林志颖等明星助阵的微商晚会打开知名度,并于当晚冲上了4000万的战绩。

另外,据相关媒体报道,快手一哥辛巴,其妻初瑞雪原先就在微商界颇具名气,作为微商团队CBB的创始人,其坐拥国内最大的微商社群之一,基本都会在直播上借机展示自家美妆产品。

转战直播,问题重重

诚然,微商向主播转型无可厚非,毕竟现在的微商面临流量红利见顶,而直播带货仍风头正劲。

有业内人士向一鸣网透露,张庭和此前媒体披露的辛巴更像是同一路数。由于辛巴直播间的部分产品会提前在自家微商社群中预售,直播只不过是引爆成交量和声量,打造头部效应的一个交易窗口。

据了解,TST自成立以来,早在2017年就跻身微商品牌第一梯队。有公开数据显示,TST每年有超过100亿的流量,注册会员人数由6万增长到676万,在全国拥有800多家门店和766万经销商。

因此,像辛巴和张庭这种把私域流量导向公域池,再从公域池把流量导回私域池,并不是每个微商团队都可以复制的。它往往需要在此前经营的私域流量基础上加上一个类似于辛巴、张庭这样的话题人物,才能引爆舆论场,并实现一定意义上的良性循环,把饼子摊大,吸引更多人进来,壮大规模,以从不同平台或者供应链获取更多资源和议价权。

另一方面,随着直播带货声势渐盛,相关监管部门也开始关注。6月16日,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发布的《直播带货消费调查报告》显示,在30个直播带货体验样本中,有9个样本涉嫌存在证照信息公示问题,占比30%;有3个样本涉嫌通过宣传产品功效或极限用词诱导消费者购买商品,占比10%;有1个样本执行“7天无理由退货”不到位,占比3.33%。

相信随着直播带货的流行,有关品控、售后等方面的问题将不绝于耳。而微商们在直播行业的野蛮生长,或许会加剧夸大宣传和售后问题的出现。

结语

微商老矣,与其说微商们开始向直播迁徙,不如说也是私域流量枯竭后的无奈之举。流量的变迁,让微商们也不得不转移阵地。即便如今越来越多微商已经开始培养自有主播,发展自有品牌,并通过社群提前分销预售,再引爆成交量实现粉丝裂变,但是假货、虚假宣传、售后瑕疵等问题的存在依旧冲击着社交关系中的信任度。

而且当广大微商背靠的诸如义乌这类的小商品城市也开始潜入直播的蓝海,得益于多年积累的成熟供应链和物流体系,从箱包衣帽到琳琅饰品,从家居百货到五金电器,都将进一步挤压切入直播赛道的微商的生存空间。
上一篇:安踏IP联合操作大揭秘
下一篇:奢侈品牌攻占抖音、进军B站


服务流程

1

需求咨询

电话或者在线咨询,预约洽谈

2

确认样衣

按需求量身定制样衣

3

下单制作

快速投入生产制造

4

验收出货

售后支持及服务